京极明

我是小明,历史系学生,文艺爱好者。这里主要放些散乱同人。如果你喜欢我,我会很开心的。

【伊闪恩大三角】模具

伊南娜找到恩基。

我有所求,她说。伊南娜的求不是请求,而是要求,恩基沉默地等待着。

伊南娜要情郎。

恩基回答,“道”被你拿走,还不到五十年*。有了它,你连造人都能做到,还要求什么?有泥,有水,有日头,你想要什么样的情郎自己捏出来一个就是。朽坏了,还能再捏出个一模一样的。

伊南娜摇头。你有所不知,见过他之后,别的男人都像忘了镀金的金像,黯然失色。

如果你有喜欢的模具,造起来更轻松,恩基意有所指。

伊南娜的心思活络起来。她有无上神力,要做出一个和模具一模一样的人,不算太难。

女神孕育谷物,又让天下阴阳合和产生后嗣,是母亲;可她又像孩子,一个伸出手后从来不曾空手而回的,被宇宙宠爱的孩子。

她在深夜造访他的居所。这中意的男人是一位国王,恰好统治她所庇护的都市。钩月高悬,暗夜无星,她俯瞰他。他枕在怀中人的长发上,那匀徐的长发铺展了整面枕席,泛着草木的绿色光泽,伊南娜认出了那是在幼发拉底河畔的花园边和他一起助她除去恶灵之人*。她暗想,我造出的只属于我,自然不必记得这个人。

她开始用泥捏人了。

幼发拉底河春潮时,翻出的新泥造出他勇武的躯干和四肢;

鹭鸟衔鱼时的长喙边缘夹着的泥丝,做成他半长不短的发丝;

坐在平原上的晷盘旁,等待日出、日上中天和日落,选取最纯正的金为他镀光;

为他穿上细羊毛褶裙,给他制作一支雕刻着玫瑰的权杖*;

女神珍藏的两颗红宝石,嵌入他的眼眶。

他玉体上的每一颗小痣,每一丝细顺的毛发,务求活灵活现。

青铜模具弃之一旁,成像重达两比尔图*。

最后,伊南娜对他的鼻孔吹了一口气,他活了。

伊南娜丹唇轻启,你的名字是吉尔伽美什。

我知道我的名字是什么,我也知道你是谁,游戏人间的女神啊。吉尔伽美什微微一哂,他高傲地坐在女神专属的柳木椅上。你要我进入你?

伊南娜歪着头,唱起歌来,“你已经浪费了整个白天,浪费了夜晚。你还驱散了月亮和星星。所有这些时光,我的大门一直敞着。”

吉尔伽美什沉静地勃起,像七弦竖琴绷紧的一根弦。女神像一只鸟儿,飞入他的怀中。

二十八天的时间里,伊南娜几乎不出门户,沉溺于得偿所愿的快乐中。但很快她就发觉,这不是她倾慕之人。吉尔伽美什在不交媾的时间里,和泥塑没什么差别,只有在性爱中,他会露出畅快的表情,但没有亲吻,也不拥抱;他不取乐,不欢笑;他不宴饮,不射猎,不玩闹;他不出门,不旅行,不冒险;他坐在伊南娜的王座上,就像端坐于乌鲁克的王座,沉默孤独,满脸写着无聊。

这是为什么?恩基的“道”与伊南娜的魔力应该是无所不能的。

伊南娜又去到乌鲁克,恰逢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与另一个城邦商定界碑而返。他们在花园中停下来,剥解彼此的衣衫。狮子轻缓地漫步着,天地万物都在看他们,他们浑不介意。

他们亲吻并拥抱,吵闹和欢笑,进入彼此。在日头下,在泥土上,他们翻滚着,像两只年轻活泼的小兽。吉尔伽美什的双眼焕发着神采,远比女神最珍爱的红宝石炫目。

原来我爱上的,竟是一个因爱其他人才可爱的人吗?伊南娜背过身去,先是沉默,再是叹息。

——————

1.“道”:Me,指神秘/知识/能量等,是恩基的宝物,被伊南娜偷取后由恩基转赠。恩基是创造之神,因此Me有创造之能,乌鲁克也是因为伊南娜偷取Me后才繁荣。是拱玉书老师将其译为“道”。

2.“幼发拉底河畔的花园边和他一起助她除去恶灵之人”:本系列设定。详请参见《圣婚》一文注解。

3.玫瑰权杖:国王的权杖上经常有各种雕饰,如象征着战争神的秃鹫等。玫瑰是伊什塔尔的象征。(如ram in a thicket)

4.两比尔图:biltu,塔兰特,古苏美尔重量单位,1 biltu=67磅=30.3公斤

5.将勃起比喻为绷紧的琴弦,是苏美尔情诗中常见的比喻。还有雪花石膏柱和杉树等等比喻,我准备慢慢应用…

6.吉尔伽美什遇见恩奇都之前本来就是这个熊样啊,天天睡女人,但是伐开心。他的冒险和传奇故事,都是因为恩奇都才出现的。

7.图为古巴比伦时期发掘出的伊什塔尔模具。模具的出现说明女神的塑像非常普遍,可能已经走入千家万户了。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