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记几个梦

我呢,有个奇异的大脑,几乎每眠必梦,大多数梦我都记得。它们有些涉及隐私,不便透露,有些与我无关,纯是别人的故事。但是都是好故事,有趣的故事。

不习惯用LOFTER记琐记,今天一时兴起,把记过的几篇梦贴出来。

【一】

一个乐于分享的梦。
梦见一个民国戏班里的男孩,他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和婉转莺啼的嗓子。京越黄评豫,秦昆坠淮琴,凡是存世的曲目,没他唱不出的。字句声调,音容笑貌,样样使听者着迷。
他是戏班的聚宝盆,全仗他赚得盆满钵满。整个梦都是昏黄的颜色,旧了的白麻帐,摇晃的烛火,他试新衣扬袖子,影子像起飞的大鸟。
我是那戏班里的小僮仆,没有歌唱的本领,但一日侍候茶水后还是偷唱两声。有一天打扫时唱我小...

(原创)铁皮人

昨晚暴雨,随手写个小童话。

“你听见么?打雷了。”
听见了,那么大声音,谁会听不见。
“下雨了。”
知道啊。谁不知道似的。
“你听见雨水打在铁皮房顶么?”
你真是聒噪。
“对不起,不好意思。”
一时间的沉默,只有雨打铁皮和风吹树叶的声音了。他自言自语又开口:“雨水打在我身上也是这个声音么?我料想不是的,因为房顶的铁皮很薄,我却是实心的,而且我搪了瓷,上了彩。”
喋喋不休的铁皮人招来一圈厌恶目光的投视,但他是自言自语,就不好像刚才那样直接反驳了。
“你会生锈,锈得厉害。油彩和瓷剥落,剩下可悲的铁皮,还锈迹斑斑。最后只消根稻草一戳,轰,你就变成一堆渣渣。”
说这话的,是风铃夫人。她年岁已高,但始终未被废弃,高高挂在...

【神亚】无情何必生斯世

全文整理一下,免得大家看时拨来拨去的。


(一)

神田优在小教堂门外止步了,他没想到这个时间还会有人。

高烧的银烛插在铁烛台上,烛火黯淡,把神像摇动的黑影投映在精雕细刻的穹顶。几串玫瑰念珠扔在祭台下,挨着一小尊玛利亚升天像。祭台上方的黑皮祈祷书旁摆着一束长杆白菊花,新鲜带露。

他厌烦采摘下来的花朵。无论多么新鲜,芬香里都掺杂着植物逐渐腐败的气息,何况第二驱魔师的感官比常人更为敏锐。

这教堂他来过多次,因教团里的人都常来,一排排椅子均被衣料摩擦得光亮,木纹都已分辨不出了。

第一排坐着一个带兜帽的身影,他踏进门就立即认出那人是亚连·沃克,头垂得很低,从背面看上去像是睡着...

冷圈的心痛:
随手往下拨一拨神亚tag,还能轻松刷到我一月份的文😭😭

【神亚】《无情何必生斯世》(十二)(完)

*可以说最后想写的梗都塞到里面来了,包括梳头梗,和用蒂姆留言梗,虽然我太懒了,写得都不精细。

“我的爱人啊,请再浮此一殇——

酒可解昨日的后悔,明日的愁肠,

明日的我啊,或已同七千年的生前一样。”

                                 ...

酒茨段子。他想要什么?

高潮到来时,茨木突然偏过头去,偏过头不动不呼吸,死了似的沉静,时间长达一朵花从枝头落地。酒吞把他的脸掰回来,他受不了茨木不看自己,一朵花落地的时间也不行。茨木睁开了眼睛,山吹色的兽瞳,旺盛的生命力,勃发的占有欲,孤独,孤独和令人心碎的渴望。他渴望什么?他想要什么?酒吞不懂,酒吞停下动作,嘶哑的声音徐徐地问:你要什么?茨木不回话,定定地盯着酒吞看。他可能想等酒吞自己察觉,也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氤氲的雾气弥漫在山吹丛之间,酒吞苦思冥想,冥思苦想,最终俯下身来,给了他一个轻轻的吻。
有时候酒吞是茨木的父亲师长,酒吞养育他成鬼威名赫赫震慑四方;有时候酒吞是茨木的挚友同盟,千里追随刀山火海一...

【酒茨】无所畏惧(一发完)

看第二次的时候觉得写得不好就删了,但是有姑娘跟我要……所以不打tag发一遍吧。


这夜晚晴朗得让天地万物都心旷神怡。

孤月轮高悬枝头,深蓝色的夜空澄澈得像透明的海。一阵风旋卷过去,夜樱吹雪。

酒吞背靠酒葫芦,仰头凝视璀璨的星月,一时间觉得星星要噼里啪啦地掉下来,而夜空在无限上升。酒喝多了不成?


他揪住身旁茨木的衣领:“你怎么不喝了?这酒量,也陪不动本大爷呀。”

茨木童子醉得晕乎乎的,火焰从鬼角一路烧到脖颈,赤红一片。他的鬼手攥住酒吞的手腕,从自己的衣领上拨下来,还不忘赔笑道:“挚友酒量自然不同凡响,吾怎能……怎能及万一呀。挚友不饮酒时雄姿飒爽,饮三分时荣光慑人,七分...

图我情真评

@追白鸟
lof大抽风,三次都没发成。。
从连载第一天开始跟,忍来忍去,有时候偷看一眼,有时候偷看两眼,终于忍到完结纵览全篇。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好,甚至比想象中的还好。

对于人物形象的第一感想:啊,原来白鸟写的,就是那个酒吞呀,就是茨木传记中“实力超群、头脑聪明、冷静谨慎得可怕”的那个鬼王呀。原是这样的他,无怪乎茨木会爱上他!无怪乎会一见误终生,无怪乎会叫嚣着给他支配身体;身体不属于自己了,还要把心脏挖给他吃;心脏挖出来以后,还要把酒吞两个字烙印在撕裂的灵魂之上;而就是那业已破碎的灵魂,还要日日夜夜徘徊三途川。河水滔滔荡荡,唱着跳脱轮回的爱。

酒茨是个高热CP,缺粮不容易,吃精粮也不容易。...

【酒茨】生而为鬼(一发完)

(推荐BGM铃华优子的虹色蝶)
(一个一目了然的茨粉)

月之从星,则以风雨。

酒为欢伯,除忧来乐。

中国泛称一切幽灵为“鬼”,但在一海相隔的日本,鬼却有着非常明确的形象:头上生角、膂力无穷、残忍暴戾。一类兼受畏与恨的大妖怪。

茨木童子即如是。

而说实话,他不恨人类。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人时所受的磨难经过无穷岁月筛漏后,实在不值一提。偶尔回忆起来,也虚无缥缈。再者,茨木童子本来豪气冲天,不屑纠缠一点小事。

他为人时的恩怨随着凡胎肉体一并死亡,总共也才十几年。为鬼时的恩怨,却千百年如影随形。

是酒吞童子塑造了他作为鬼的生命。

茨木母亲怀胎十六月方得生产,大概是想着“这不吉的婴儿本非我子...

《我仍身在这世界之中吗》(无情何必生斯世番外)

本篇为李娜丽中心的番外,夹带神亚私货。

题目取自原著。李娜丽长发烧尽坠入大海,被救起来以后的第一句话是:“我仍身在这世界之中吗?”

唉,这篇该在暑假的时候写的……已经忘了我大驱魔的蒸朋哥特风怎么下手啦。


(上) 

杰利做了一个手势表示今天的课程到此为止,这也将是最后一次上课了。

“李娜丽的头发和眼睛真黑呀,多漂亮的小姑娘。”

她站起身来抚平裙摆,向老师鞠躬作别,那神态矜而不骄,如同每一个深知自己魅力的女孩子。细想想,这一点上她和亚连相同:礼仪不是枷锁,而是武器。

其实呢,李娜丽心里从未把这样的赞扬当真,她觉得自己的五官不符合欧洲人的审美。可她还是个妙龄少女,免不了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