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库丘林情书第五弹

一二三四往前翻,或戳tag“我和我的狗”

1.库丘林与德齐绨娜
他很小就离开了她的怀抱,当他识事后,就不再听女人的话。
她记得他吃奶的时候会把她咬得很痛。
而他记得她抱他所唱的摇篮曲,他能记得生活教给他的一切。“我的梦,金色的梦;我的孩子,得了三次的孩子……”当他在战场上睡觉的时候,有时会在心里给自己哼这个歌。
(注:得了三次:第一次库丘林与一匹马驹同日降生,德齐绨娜把库丘林收为养子,但他早夭了;第二次德齐绨娜醉酒时饮下了太阳神的精子,处女怀孕,被哥哥许嫁给舒尔达,她因羞耻痛苦而呕吐,将胎儿呕了出来,第二次失去了他;第三次她与舒尔达同床怀孕,最终生下库丘林。库丘林三次受孕,最终降生为人)

2.库丘...

【DBH/警探组/马赛】Apple Blossom Has Withered(上)

*马赛是作者指定的浪漫意义CP,其他随读者脑得开心就行。

*决心解答原作里一些令人困惑的问题,剧情流。

1.

“这是真的吗?除了人,一切灵物也忧伤吗?……是灵魂,敢于利用它们的不朽,是灵魂,敢于直面万能的暴君。尽管他伟大,可比起我们的冲突来,伟大里也没有更多的欢乐和幸福!善不会制造恶,但除此外他制造了什么?”

——拜伦《该隐》

你肯定曾经在竭力奔跑过——大口地呼吸,耳热眼花,空气烧灼喉咙,心脏擂打胸膛,灌了铅的双腿沉重地砸在地面上,速度越变越慢。然而对于一个仿生人来说,他们可以保持最高速度从日出跑到日落。

被康纳追赶的人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尽管初始距离很大,但身后的仿生人越追...

一些回忆

【全文共1445字,仔细阅读大概需要2-3分钟】
我家装电脑是2005—2006年间的事情。姥爷还活着,我和他最后一次同时出现在影像里应该就是那一两年。那时全家没人比我更“懂电脑”,office软件、照相、录音、计算器、搜索引擎、注册qq,我都会。谁要来用电脑,先得叫我去指导一番,不叫一声“郭老师”,我是不肯帮忙的。插话:我开始用电脑聊天的时候,是全中国network刚刚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的时候,我把网友当成真正的朋友,不足十岁的孩子,和人每天都聊些什么呢?真是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来了。2008年-2010年是我网络社交的高峰,那时所交的朋友有许多仍然保存在QQ列表里,甚至其中还有一位成了我在北大...

【酒茨】飞雀

去年十月的段子,臆想中的初相识。

落霞如水,红日坠下去、天空陷入黑暗的顷刻,他才注意到祭典各处早就燃起了星星灯火。

壶装的女子撩起纱遮,柔和的美目在眨眼间变成金色的妖眼,抬头望着他,凄凄地说:“大人啊,您可知道人世间也有悲伤和憎恨无法医治,而不得不变成鬼的时候。”她说着掩面哭起来,不远处的游女正在招揽客人,一条腿支着身体,另一条高高地翘出去,笑声和着哭声,呜呜咽咽好不动人。

他说:“您可知道人世间也有悲伤和憎恨无法消除,而不得不变成娼妓的时候?不如你就做那鬼中之娼,令我一膏馋吻。”

女子猛然伸出一只利爪,向他面堂掏去,男子的两手仍然拢在袖筒中,轻轻向后一避。他们几回合进退,闪到祭典背后...

库丘林情书第四弹

一二三弹可以自己往前翻,或戳tag 我和我的狗

【1】

众多伏地痛哭的女子们听见马铃响动,她们抬起泪眼,看见了拉斯科的公主、伊弯马恰的王后、弗加尔的女儿、库丘林的妻子。
艾默儿款款走到创痕累累的库丘林前,俯下身去捧住他冰冷的尸身,她口不能言,泪不能流,身躯不能动。老巫妪们悄悄说:凡是这样的寡妇都活不长。
同样在与爱尔兰大联军作战中失去丈夫的女子们,七嘴八舌地开始安慰她。
有个女子说:“艾默儿不要太伤心,战士都有这样的宿命,你的丈夫在死者中最伟大,比众光荣。”
有个女子说:“艾默儿不要太伤心,爱尔兰联军杀死我的丈夫,又杀死我的长子与次子。我唯一的女儿死于痢疾,我的老年将再也无人赡养。”
又有个女子说:...

某个夜晚(弓凛→闪↔恩)

戏作,背景是第七章立香到来之前。细节处(照明、引水、珠宝、宫殿格局等)参考用书是Stephen Bertman的《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社会生活》。

“国王啊,伊安娜杂草丛生,蛛网裹覆,是该拨出人手去清理一下了。”
“这是你们的工作,何必告诉我?”埋首于北线战报的吉尔伽美什露出了不悦的神色。既然已被打断,他顺势替换了黏土灯狭窄的灯芯,抬手添了半指的芝麻油,入夜既深,光线已昏暗得完全看不清泥板上的字迹了。
“因为正是您下令让伊安娜荒废的啊。”西杜丽俯身为国王的责备请罪, “上月有人来报,女神毁坏了乌鲁克城外的高架渠,造成城内用水短期枯竭。您不是一气之下,下令停止伊安娜的维护了吗?”

美索不达米亚意味着...

(锤基)神域诸事文件集【已完结】

感谢阅读,欢迎对细节处的意见与疑问,欢迎讨论。
共七封信,两篇回忆录,一篇日记,一篇通话记录,一篇手稿。
 

一、

(地球历)公元2018年7月,托尔致瓦尔基里

发自沃亚哲空间站

亲爱的瓦尔基里:

前略

我今天还要去斯卡雷特星。上个月我已经去过一次了。星如其名,它是一颗浑圆赤红的行星,大气稀薄,地质资源贫瘠,住民的皮肤很粗糙。我这次去是办点私事。其实也不算是私事(总体来讲就不算是事)。

太阳系外缘的星星,大多数已经死去,内核冷凝,转动不再产生磁场。环形山遍布地表,地质活动几乎停止。一颗一颗,都那么孤独,离自己最近的姊妹也有很远。在更兴致盎然的青年时代,我也许会在自己的船舱里...

一次失败的朝圣

香膏在祭坛燃烧,百合也盛开于野。
他穿着白铁铠甲,戴着狐毛斗篷。他在祈祷,他双腿跪着,但看起来随时要拔剑而起;他双目阖着,但看起来随时要怒目圆睁。
瞧我,在用“他”来称呼一尊泥偶呢。
是哪个造像师这样狡猾?让他下跪,是因为塑不出他挺拔的英姿,让他闭眼,是因为雕不出他绝伦的风采。
我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来抚摸他,这发黄的大理石。他的头旋,耳廓,肩与颈。
我不抚摸他的剑,看着太重,太冰。
最后我摸他的脸,英俊的大男孩,勇敢的好骑士。
他突然睁开眼睛,那方才合十的双手,一只手按住剑,一只手按住我。他笑眯眯地说:“美丽的女士,雕像也怕痒啊。”

库丘林情书第三弹

【1】
(豁着牙在早高峰挤爆地铁出门补牙所作)
他初征的早上,全城男女老少都出门围看,好一个英俊少年!
只见他梳着三绺发辫,每一绺都辫着红宝石和蓝宝石,在朝阳中,瞳孔缩得像灿然针尖。
他穿着白铜肩甲,黑铁胸甲,腹部缠着三块石头和硬牛革,鞣制的熟牛皮保护着他的裆前。
他背着一把日轮般大弓,一筒日光般金箭,他挎着一把巨剑,一面巨盾,他拿着一柄长枪,和盛名久负的短矛盖伊伯噶。他背负这许多样武器,因为他会使用这许多样武器,因为他使用得好每一样武器。
妻子们爬上他们男人的背,为的是看初征的库丘林。小孩们爬上他们爹妈的背,为的是仔细瞧看初征的库丘林。老人们爬上他们儿女的背,为的是把初征的库丘林仔细瞧看。
库丘林接受了国...

【汪咕哒】养狗二三事之泡温泉

虽然也抽中了这个签,不过一男一女去泡温泉最后会变成开车的吧!我可写不来。所以是四只大狗和一个小姑娘一起泡温泉。藤丸立香好歹也是个日本名,想必御主对男女混浴这种社交场合也见怪不怪了。

深谙愉快生活之道的两个Lancer当然早就毫不含糊地跳下去了。小的那只把嘴沉到水下吐泡泡,眼睛盯着鼻尖,都快看对眼儿了。大的那只居然在烫得要命的温泉里游来游去。Berserker阴沉地缩在角落里,但如果注意看的话,会发现骨棘在热水中伸展开了,这大概代表很舒服的意思。没人去烦他,他也不去吓别人,从表情看起来,似乎非常嫌弃另外的几个自己过于爽朗。

Caster和立香并排坐在池边泡脚,被问及“怎么不下水”后懒洋洋地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