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酒茨】罗生门之会

看了鬼切绘卷,激情顿燃。BGM随便找一首喜欢的和风歌就好,文中所涉民俗资料可参考我酒茨合集中的论文。


————

一阵贴地的狂风卷来,河滩上的砾石在空中跳起舞蹈。如果有人类误入这斗法场地,即使不被妖气冲击得粉身碎骨,也会被石雨割得皮开肉绽。茨木狂笑着指使妖风刮向对手,在开阔的河滩上根本无可躲避,这仗打得痛快,没有拖拖绕绕的计策,也不必观察地形、劳心劳力收放劲道。他是乐意了,人家可不这么觉得。荒川之主跃入水中,在河底卷起暗潮旋涡,巨浪腾空,茨木穷追不舍,立刻跳入河里。他知道水下是对方的主场,而自己的能力会被削弱,可他根本不在意,倒不如说他正盼着这样。他渴望的不是探囊取物的胜利,而是永无止境...

洗澡时的脑洞,大杂烩古典世界AU

莱是小国唯一的王子,其父颇有问鼎之心,即位几年内就吞并了周边数个小邦。东北部稍远地区一城邦恐祸及自身,寡头将军们商议把儿子当成质子送来此国,一年一个。吉是第一个。他父亲找来同龄许多孩子陪莱玩,但莱选中吉,理由是喜欢他的红发和名字。二人两小无猜,亲密无间,也玩孩子的游戏:掷跖骨,下方盘棋,拔鹅毛插毽;也玩大人的游戏:在沙地上用树枝画排兵布阵,在小小亲兵团里分级晋升。因两人太过亲密,曾有人建议国王分开他俩,以免敌国质子对太子造成不利影响。国王并不瞒他,将话摆明,莱说吉就是他自己,等到初阵时国王便能见分晓。

但王子和他的朋友没能等到初阵。同时代帝国变革内政迅速崛...

脑补婚礼前。莱最开始想让两个人都穿军装举行仪式,但遭到了吉和宫内省的强烈反对。吉是因为本来就不喜欢战争,于公他觉得重在修治齐平的时代不应该给百姓展现出一种皇帝黩武的印象,于私他想看莱穿西装。而在新帝从俭的政策下闲得发慌的宫内省好容易等来了皇帝大婚,岂能在最重要的事情上让皇帝任性呢!于是此决议勾消。莱又提出:应该打破刻板印象。所有人都觉得他会穿白礼服而吉会穿深色,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反正此二人穿什么都好看,大家就随他开心了(请脑补一身纯黑的莱因哈特,我总之已灵魂出窍)。莱想请杨,但是吉说杨肯定不会来,莱于是让吉去请尤里安,因为他说的话尤里安肯定全答应。莱坚信只有杨来参加他的婚礼才能证明他终于对杨...

苏丽珂

我十二岁的时候,初吻给了个从没见过的高年级男生,他高,瘦,黑,线条流畅,身体有即将发育的男性美。我们的舌头茫然地浑搅在一起,我自己是紧张而惶恐的,但猜不透他的心情。做这事时,男女想的是一样的吗?我最后见他那次,是在毕业文艺汇演上,他领唱苏丽珂,我傻乎乎地在下面跟着旋律重唱:我爱的人可是你?我期望的人可是你?自以为这是初恋了。后来我胡乱交了几任男朋友,又胡乱分开,十七岁的时候我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情人。我们在大学里无忧无虑地相恋,唱《北方的星》,拉手风琴,奔跑,亲吻,说些毫无意义的话,看万家灯火。不久战争爆发,莫斯科实行了长达数年的灯火管制。他参了军,我进了纺织工厂。在停课前,我和大学里所有姑...

【原创】魔神与少女

去年2月的闲笔,搞怪向小童话


*


“如何是稚童也?年龄最长之女娃娃站到前面来,让吾瞧也!原来如此,吾明了之……”

“这谁啊?半文不白,酸不溜丢的,当他演舞台剧呢?……不过他可真帅!”


通体靛蓝的英俊男人好像粘贴画上的某个古印度创世神,他下半身呈气体装,装在一个不起眼的玻璃瓶里。此人大手一挥,呈现出久已逝去的幻象。


月光逐照下,一个金发少女赤脚在河边行走。她粗麻衣服,腰间别着一把奇怪的剑——说是剑,更像超大号粗缝衣针加上不伦不类的剑柄,只能刺,不能劈。

一个玻璃瓶子被潮汐冲上岸,她捡起来,摇一摇,拔开了木头瓶塞。“噗”地一声,里面冒出一大股散发着蓝莓味道的蓝色烟雾,烟雾上半部...

谁杀死了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仿童谣
——————

谁杀死了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是我,安森巴哈说,用我的镭射戒。

一束穿过他的胸口,一束割破他的动脉。

两处伤口,血流如注。

是我杀死了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

谁杀死了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是我,布朗胥百克公爵说,用我的负隅顽抗和复仇心。

我追念黄金的旧时光,痛恨可耻的大溃败。

我在秃鹰之城啸聚为王,我让安森巴哈许下诺言。

是我杀死了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

谁杀死了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是我,奥贝斯坦说, 用我的目标和原则。

黄金树的罪恶要被完全毁灭,废墟上要建立新的理想...

杨菲 随笔

“您想吃什么?晚饭的话。困难一点也没关系哦,我现在有一整个白天可以学。”

“没事的,不用麻烦,有什么做什么。”

“那就还是三明治。”

“……嗯,如果真的可以提要求的话,炒饭吧。米饭、菜和油炒在一起。”

“就这样?”

“这已经很复杂了。”

“好吧。”

“嗳。杨先生。”

“什么事,杨夫人。”

“您有过其他姑娘吗?她们做饭用油大不大?”

“还真有过两个姑娘,都非常能吃油,又高又大。”

“?”

“一个叫休伯利安,一个叫尤利西斯。那可是非常漂亮的两个姑娘。不过你最好看。”

“啊啊,居然连您都会说这样的话了?”

“先寇布教我的。他说女孩子要经常夸,就像花朵要经常浇水。不然会枯萎...

【夹杂酒茨私货】功能学派试析酒吞童子传说之起源流变

去年的小论文,写的时候没什么压力也蛮开心的。基本可以无视掉功能主义的部分,把这篇当成一篇简单的酒吞童子传说的材料梳理。让大家更了解以及更爱吞崽,吞崽有辣——么苏!

因为总是有敏感词,所以做了个图链,链接见评论。

(截取两段有观点的内容↓
鬼退治是日本民间文学一个很经典的母题,例如《一寸法师》中的鬼退治,以及铃鹿山鬼、大竹丸等鬼怪 。酒吞童子绝对不仅仅只是作为世俗英雄的对手、英雄成名的垫脚石而出现。他的传说起源比平安时代要更早,且分布地区广泛。并且他也并不是作为无恶不赦的反面形象。酒吞童子住过的房子据说被完好地保存在和纳村,当地还有一块叫做童子田的水田。越后古志郡也留有一块三十平米左右的田地永...

【小天狼星个人向】一次夜谈与一些遐思

【全文3948字。小天狼星中心,犬狼友情,黑兄弟亲情,有小天狼星对安多米达的暗示】

铜锁舌咔哒一下缩了回去。小天狼星没有抬头,他当然知道来者何人。入夜既深,人们只愿意和亲爱的人分享时间,而他是多么不讨人喜欢,还会有谁顶风而上呢。
他正在用一副纸牌搭房子。这幅画面看在知情人眼中,简直心如刀绞。小天狼星从年轻起,就是一个非常耐不住性子的人:在课堂上,只要教授背过身去,他就会朝詹姆或自己扔纸团;给他一根羽毛笔,他能玩出一百种花样——夹在耳朵上,顶在嘴唇上,在手上转出一朵花,或者把它变成一只行走的护树罗锅;对那些需要专精与耐心完成的工作,比如魔药学,他总显得兴致缺缺,尽管这不代表他做得不好。当他想的时...

库丘林情书第五弹

一二三四往前翻,或戳tag“我和我的狗”

1.库丘林与德齐绨娜
他很小就离开了她的怀抱,当他识事后,就不再听女人的话。
她记得他吃奶的时候会把她咬得很痛。
而他记得她抱他所唱的摇篮曲,他能记得生活教给他的一切。“我的梦,金色的梦;我的孩子,得了三次的孩子……”当他在战场上睡觉的时候,有时会在心里给自己哼这个歌。
(注:得了三次:第一次库丘林与一匹马驹同日降生,德齐绨娜把库丘林收为养子,但他早夭了;第二次德齐绨娜醉酒时饮下了太阳神的精子,处女怀孕,被哥哥许嫁给舒尔达,她因羞耻痛苦而呕吐,将胎儿呕了出来,第二次失去了他;第三次她与舒尔达同床怀孕,最终生下库丘林。库丘林三次受孕,最终降生为人)

2.库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