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极明

我是小明,历史系学生,文艺爱好者。这里主要放些散乱同人。如果你喜欢我,我会很开心的。

【AOT系列】《艾伦耶格尔——行动主义的拥护者》

他有勇气,勇气带他下地狱;他有良心,良心带他进天坑。
他爱人,所爱之人对他犯下不可饶恕的罪;他恨人,所恨之人自有值得原谅的苦衷。
他空有自由意志,然而偌大世界本是牢笼。
他一往无前,绝处逢生。他追悔故人,往事成空。
他欲凭有涯岁月,与千年历史抗衡。
这就是艾伦耶格尔,作者不疼、读者不爱的主人公。

艾伦耶格尔——是值得同情的反派,还是有缺陷的正派?是误食灵药误成神的姮娥,还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这两个问题就是我想讨论的核心。

当世界有限小时,艾伦难以理解世界;当世界无限大时,世界难以理解艾伦。

艾伦耶格尔是一个在精神上始终孤独的人物,从故事一开始,他与他人达成的共识与和解就几乎无不是暂...

【AOT系列】《知识之花与罪恶之果》

想浅谈“知识”概念在巨人作品中的地位,包括知识是怎样成为主要角色的行为驱动力,以及他们性格转变的契机。

有一个词叫做祛魅,可以理解成消除知识的神秘性与崇高性。从这个角度来讲,巨人世界可以说完全处在前现代水平,众多关于世界运行的基本理论与人类社会的历史事实,都蒙着一层鬼魅色彩。于是在故事的初期,我们能看到一个最典型的求知者:阿尔敏。他不仅自己热爱未知,更把这种对知识受限的不满带给了主角艾伦。他们的求知欲在此时很单纯:墙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甚至包括最基本的自然地貌都是神秘而崇高的。但就算实现这个基础的想法,都只有加入调查兵团一条路。

随着故事的推进我们才能渐渐发现,知识受限在马莱与艾尔迪亚双方...

【鸣佐】酽茶

699+,长,剧情简单,一发完,HE。

私设很多,不再一一注明。


1.

鸣人进入火影办公室,精神萎靡,看得出在勉力提气。皮肤能反映人的生活状态。他的肤色暗沉无光,毛孔变粗,额角也生了两颗面疱。

虽然工作强度只多不少,但辅助者和决策者面临的精神压力毕竟截然不同,鹿丸有同情之意,劝慰道:“还是不要把工作带回家,养成处理毕再下班的习惯。人总要有能松快松快的地方。”

鸣人说:“太难了,决定没做好时,脑袋空不下来,走哪里都想着。但最近失眠不是因为这个。隔壁夫妇生孩子了,刚从医院抱回来。那孩子跟着了魔一样,没日没夜地哭啊,你家鹿戴小时候也这样吗?”

“婴儿都差不多。”鹿丸漫不经心答。

【鸣佐】昨夜星辰今夜风

*童话AU。借用了尼尔盖曼《星尘》的背景设定,不过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迟到了一天的七夕贺!昨天比较忙,没时间写。

*

“小樱,小樱!”

鸣人在春野家窗下呼喊着,半晌无人答唤,便捡起一枚石子掷向二楼的窗户。

小樱的母亲从楼下走上来,敲敲小樱的门:“那孩子又来了哦。”

屋里传来井野的大笑声和小樱恼羞成怒的嗔声,女孩子们只顾厮闹作一团,小樱妈妈摇摇头叹口气走开了。

“他每天都来吗?”井野问。

“说不上是每天,但绝对频繁到让我头痛了!”小樱还在犹豫要不要打开窗户。

“是叫漩涡鸣人吧!那个小孤儿——其实也不错的嘛,如果是孤儿的话,婚后就不怕和他妈妈有矛盾了,轻松自在。”

听出话...

【鸣佐】出不去就不出去了

*小短文

*假定鸣佐被放到一个房间里、不向彼此表白心迹的话就出不去。

*又假定出了这个房间后就会自动失忆,所以不影响原作剧情。


*

七岁的场合:


他们才刚在忍者学校入学,正式成为同学不久。

“哈?管它呢……”小鸣人说着气话,“反正肯定又是什么针对我的恶作剧吧我说!”

“那把我算进来做什么?”小佐助反驳。

“把你算进来,当然是因为你也很讨厌啊。”鸣人有点恶劣地笑了。这时候,他还尽心尽力地扮演着那个他人眼中的顽童角色,他就像把自己当做路边低矮的有刺植物,只有刺痛他人的时候才能被记起来,因此绝不放过哪怕一个刺痛人的机会。

佐助怒视他,鸣人反而开心——那双黑眼珠里有了神采...

【梅芙→库丘林】《流水依旧东去》(2)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可以看出来了,是个倒叙。

顺手群宣一下:731050453,狗厨中心,欢迎来玩。

【2】

梅芙和库丘林被指派了一个棘手任务。

库丘林虽心高气傲,但对自己认可的主人却尊敬礼貌,不然人家也不会称他为狗。当着梅芙在场,他自不会驳了康丘佛的面子,等梅芙离开后他才苦个脸:“老大,换个搭档不行吗?你明知道怎么回事。”

康丘佛说:“这是公事。”

库丘林继续讨价还价:“你给我换个人,我出这趟不要钱。我才刚有家室,瓜田李下的,不好。”

康丘佛一笑:“没得商量,这是梅芙求来的。”

库丘林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梅芙多半是和康丘佛上了床。康虽是个雄才伟略之人,男女关系上却甚不检点。就...

库丘林情书第七弹

一二三四五六参见合集,或戳tag“我和我的狗”。

【1】

一个女子来到他们面前,她有金色的发辫,身体像博恩女神的山丘,雪白丰满。

“我是流浪的预言者,只做关乎命运的预言。”

“你说了句浑话。预言之事我也略懂。所有的预言都得关乎重大,没人预言晚餐有没有鲑鱼。”库丘林道。他那时太年轻,过分骄傲,满以为运道把握在自己的手里。

“对诗人和老人不敬的人要遭报,我替他收回那话。请你原谅。”菲迪亚温和地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来到影之国,请去找好客的斯卡萨奇。此地不欢迎生者,除了武士和诗人。”

女子说:“我找斯卡萨奇做什么?她和我一样精通我的门道。我来找你们。”

“找我们又做什么?也许我们今后名...

佛系群宣:库丘林中心同好群,原典厨月厨都欢迎,也可以一起交流游戏体验。要义是友好和谐。
群号:731050453,欢迎加入。
有福利!下月去都柏林交换,可以给大家发狗的一手材料和纪念雕像(照片)。

【鸣佐】山川朝暮(非典型ABO)

小鹿鹿点梗,非典型ABO,依旧是介于疾风鸣佐和叔鸣佐之间的青年鸣佐。 @刻骨鳴心愛佐助

食用说明:Alpha有发情期,Omega没有。发情期中Alpha会变得极度缺乏安全感,需要伴侣时刻陪在身边,情况严重的Alpha会筑巢,甚至会变成哭包。平时越强势,反差越大。
刷卡走评论,或直接在AO3上搜jingjiming

——

最开始并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劲。

首先,鸣人这几天工作时频频走神、上厕所,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目前,政治的中心还是小村庄,杂七杂八的权力还是集中在一个火影手里。他是惊天旷古的英雄,正在大力推动整个忍者世界的贸易一体化和法律制度化——但处理起河川淹田的安抚问题、困难生学费...

【梅芙→库丘林】《流水依旧东去》(1)

现代AU,短,瞎瘠薄写,后续随缘,梅芙→库丘林。(为什么我这么喜欢写单相思??

【顺便一提,我和我的狗系列段子并未停更,只不过想攒够字数再发出来。】


*

布拉斯纳特捎来两瓶吉尼斯黑啤,库丘林正在哼着老盖尔语的小调擦吧台,布拉斯纳特打开双腿跨坐在他面前,把酒一推:“嗨,帅哥。”

库丘林见是她,笑了,怪模怪样地行了个绅士礼。他从身后的酒架底下捞出两个空杯,假公济私地陪女客。

“一路都是乱石头,颠得我要吐出来了。车中间两次陷到沼泽地里,当地人全在说盖尔话,我又听不懂,比比划划地才请他们用灯芯草给我铺的路。你去看看,我那个红车都成黑车了。”

“我又没叫你来……”库丘林喝着人家的酒,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