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酒茨段子。他想要什么?

高潮到来时,茨木突然偏过头去,偏过头不动不呼吸,死了似的沉静,时间长达一朵花从枝头落地。酒吞把他的脸掰回来,他受不了茨木不看自己,一朵花落地的时间也不行。茨木睁开了眼睛,山吹色的兽瞳,旺盛的生命力,勃发的占有欲,孤独,孤独和令人心碎的渴望。他渴望什么?他想要什么?酒吞不懂,酒吞停下动作,嘶哑的声音徐徐地问:你要什么?茨木不回话,定定地盯着酒吞看。他可能想等酒吞自己察觉,也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氤氲的雾气弥漫在山吹丛之间,酒吞苦思冥想,冥思苦想,最终俯下身来,给了他一个轻轻的吻。
有时候酒吞是茨木的父亲师长,酒吞养育他成鬼威名赫赫震慑四方;有时候酒吞是茨木的挚友同盟,千里追随刀山火海一个理想为朋友可九死一生;有时候他是他全部的欲望,他愿意交换千百年苦苦挣扎得来的一切,换取一个轻轻的吻。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