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一次失败的朝圣

香膏在祭坛燃烧,百合也盛开于野。
他穿着白铁铠甲,戴着狐毛斗篷。他在祈祷,他双腿跪着,但看起来随时要拔剑而起;他双目阖着,但看起来随时要怒目圆睁。
瞧我,在用“他”来称呼一尊泥偶呢。
是哪个造像师这样狡猾?让他下跪,是因为塑不出他挺拔的英姿,让他闭眼,是因为雕不出他绝伦的风采。
我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来抚摸他,这发黄的大理石。他的头旋,耳廓,肩与颈。
我不抚摸他的剑,看着太重,太冰。
最后我摸他的脸,英俊的大男孩,勇敢的好骑士。
他突然睁开眼睛,那方才合十的双手,一只手按住剑,一只手按住我。他笑眯眯地说:“美丽的女士,雕像也怕痒啊。”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