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库丘林情书第三弹

【1】
(豁着牙在早高峰挤爆地铁出门补牙所作)
他初征的早上,全城男女老少都出门围看,好一个英俊少年!
只见他梳着三绺发辫,每一绺都辫着红宝石和蓝宝石,在朝阳中,瞳孔缩得像灿然针尖。
他穿着白铜肩甲,黑铁胸甲,腹部缠着三块石头和硬牛革,鞣制的熟牛皮保护着他的裆前。
他背着一把日轮般大弓,一筒日光般金箭,他挎着一把巨剑,一面巨盾,他拿着一柄长枪,和盛名久负的短矛盖伊伯噶。他背负这许多样武器,因为他会使用这许多样武器,因为他使用得好每一样武器。
妻子们爬上他们男人的背,为的是看初征的库丘林。小孩们爬上他们爹妈的背,为的是仔细瞧看初征的库丘林。老人们爬上他们儿女的背,为的是把初征的库丘林仔细瞧看。
库丘林接受了国王的祝福,国王在他面前丝毫不能出风头。他的亲生父亲也不愿意和他一起战斗,因为所有光荣都会落到库丘林上头。
他的赶车人罗伊格也是那么英俊。库丘林吩咐他抬高车辕,为的是人们能把他仔细瞧看。库丘林还向他母亲许诺,会永远为了他母亲的哥哥战斗,不论多少美女、羊群、牛群、土地和树林,都不能改变他的心意。

【2】
库丘林从来没能正面评价一边倒。他不是被封建道德包装过的骑士,他飞扬跋扈、好勇斗狠,眼睛长在头顶上,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战到激狂时不再是英俊少年,会变成能把人吓死的怪物。甚至在某些断片保留的记录中,他还曾经为一个女子杀过朋友。可也是这样一个人,为了在战争中失去丈夫的寡妇唱起哀歌,一生只娶一个妻子,并让任何人都无法动摇她的地位,祝福所有帮助过他的人。他独身迎战三国联军那年甚至只有十七岁,他也曾因为没完没了永不休止的战争而在篝火边狂躁地咆哮,直到乃父用太阳的光芒替他治愈那些致命的创伤。除了午间小憩,他从秋天到夏天不曾睡过觉,孤独地做一只守卫国家的看门狗。梅芙和阿利尔要用无数的土地、牛羊和美丽的女儿来收买他,弗格斯说:如果库丘林在这里,他就会回答你,他不会背叛他母亲的哥哥。库丘林果然割断公主的头发,立石勒碑。他有自己的行事标准:纵情生活,忠义两全。荣誉和武功是他的毕生追求。对库丘林的崇拜也是一种“能量崇拜”,不能简单以善恶好坏定义。
战争不是为了Finnbennach,是为了让Cuchulainn功名不朽。

【3】

“我会在第一个满月为你杀鸡,第二个满月为你杀羊,
第一场雪为你杀牛,下一年的第一场雨为你杀牛、羊和猪。
我会日日夜夜思念你,每一个朔月我都为你哭。
我的猎狼狗会保护我,所有能走路的男人,都进不得我的房屋。
骄傲的艾默儿等待她的丈夫,
祈祷他的胜利,他绝不会输。”
“日月与星辰,照亮我征途。
猎狼狗看守我房屋,
保护我妻子,我美丽的公主。”
库丘林合掌,背负着长矛短矛、重剑轻剑、大盾小盾的武士,让妻子在他的额头、双颊、下巴上涂抹牛血。她的男人的面颊比牛血还要鲜红。他要出征了,迎战那厚颜无耻的爱尔兰联军,保卫阿尔斯特的大地。他就是这个国家的猎狼犬。

*小注:爱尔兰猎狼犬。大名鼎鼎的古世代凶神,现在虽然还有同名狗,但早已不是纯种了。库丘林七岁时所杀死的那只狗,据学者推测就是这种狗。

【4】

昨晚上梦见了库丘林,可惜不是他本人。
是一个曾经给过他祝福的德鲁伊。老人在森林里传授知识,对大家说:是这个人让我们平安,而他死去的时候并不比你们大。
躲在树后偷听的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比他参加战争那一年的岁数要大许多了。

【5】

#随笔#
库丘林把矛头搁在奥依芙的颈边:“你可知道爬上我床的都是最美丽的女子?”
奥依芙把矛头对准库丘林的胸前:“你可知道爬上我床的都是最威猛的男子?”
奥依芙看着英俊的战士,先把枪放下了。她说:“没有哪对伴侣在床上互指刀剑。”
库丘林说:“在我挪走枪之前,你要先满足我三个心愿。”
奥依芙说:“你一口气说出的三个心愿都能得到满足。”
库丘林说:“释放斯卡哈的人质;永不来犯影之地;共我春风一度并使我得一子。”
奥依芙说:“我答应你。”
完事之后,库丘林如约释放了奥依芙。
奥依芙如约诞下一子。那子即康拉,是死在库丘林手下千万人中的一个。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