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失语症》评(To夏川姐)

Have you loved or been loved,soul and heart?

1.A

被某种梦境般的阴影牵引着,人们需要彼此,也渴望被彼此需要。不但如此,我们还渴望这种需要是独一无二的、不可代替的。飘忽生世间,倏忽过百年,能留下永恒印记的地方,只在爱人心里而已。

我们不如阿连他爱得深,不如他爱得真,不如他一样虔敬地崇拜爱人的每一个吻,得不到那样的爱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原著的阿连是个真真正正的天使——不但结果完满,过程也要完满,不但同伴得救,敌人也要得救。纯粹的利他主义,至上的普世精神——可是因为他那么痛苦!那么挣扎!谁能责备他虚伪呢?

《失语症》里的阿连仍旧秉承了这些特点,除此之外,他还多出了一个特点——他成了一个忠诚的、狂热的恋人,他让一块石头开出了花儿来。

 

你本身就是一个神迹,你比任何语言都更加绚烂和传奇,最美好的修辞和逻辑,跟你相比也苍白无力、远远不及。

 

2.K

“自从爱上你,我就爱上了你的民族。”亚历山大对巴勾鄂斯如是说。神田优从爱上阿连开始,爱上了曼彻斯特和英国。从爱他一双眼睛开始,顺带爱上了他眼中所看见的世界。

 

他的爱昂贵而稀少,一旦付出就是倾心倾力了。他在楼梯上抓着他做爱、默默地流泪,实在悲伤得惊心动魄,尽管如此,他还是个让我不敢去怜惜的男人。

毕竟能懂他的世界的,只有他向其敞开了门的人啊。

 

3.R

陷入爱情的莎乐美不需要原谅,只需要求仁得仁。

七重纱之舞,无花果似的星星纷纷坠落,在高台上莎乐美俯视下去,看见了年轻的圣徒,嫣红的嘴唇,纯洁的灵魂。

她天真,她骄傲,她没有信仰:“人子是谁?他如你一般俊美吗?”

她勇敢,她无畏,她让自己最美,是为了他一眼光顾;她让自己背上罪人的骂名,是为了他一个吻。

原著的罗德也是个三四十岁的熟女了,只是她钟爱这小女孩的身躯,一向没有改换。但失语症里的罗德是个纯粹的小孩子,想要就伸出手,得不到就去抢夺,抢不到就会放弃。她不懂爱情,只懂得占有,可她多迷人多坦诚,难怪阿连自觉无力责备她。

 

4.失语症

这世上的爱人总有数不完的磨难,哪一样似乎是不值得一提的东西在相爱中都会成为阻碍。

两个人盛年相遇——只有年轻人才可能有的爱情——随他去,国籍,民族,信仰,性别,出身……都无所谓,一切在两颗彼此吸引的心面前都微不足道。可是谁能说这些矛盾不是在热恋中被掩盖下来的呢?他们在冲突中保持着岌岌可危的平衡,直到“失语症”从天而降。

既然他已经痊愈了,即使我不能说这次痛苦的经历是一件好事,但是阿连在堕得更深之后终于学会了紧紧攀住别人的手,而不是害怕把对方拖下来。现在他明白了,两个人,即使被拖到深渊里也是好的。

谢谢夏川,为我们、为神亚带来了这样的好故事,谢谢你分享理想的爱和理想的人。

评论(2)

热度(29)

  1. 夏川粮仓多绿坏 转载了此文字
    他们在冲突中保持着岌岌可危的平衡,直到失语症从天而降……有几句真的说到心坎儿上。谢谢你能够理解这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