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高热,白光,抽搐,喘息……爱德华在卧床上痉挛,不知道陷入了怎样的谵妄。
突然,他残缺的肢体像受了电击一样高高地拱起,在空中停了好几秒,胸膛剧烈起伏。他发出哭泣般的尖叫,重重地坠回床上。

“他……他对我……他是不是……恨我啊,啊——啊——?!”
温莉的眼泪簌簌而下,求助似地看向奶奶:“怎么办,怎么办呀?这怎么能行?我们救得了他吗?”
爱德华的神志,并没有完全模糊。他问的是“他”,他知道阿尔是不在场的,也许在间歇的清醒中他看见过温莉吧,也许他只是不敢亲口问阿尔才说“他”吧。

奶奶一向快活的面容阴沉而忧愁。她知道这一切只能看爱德华自己了。
他像被重锤击中一样忽然闭了口,发出安心的嘤咛,剩下的一只胳膊抓住温莉的手臂,那只已经不存在手臂的右肩,也跟着抬高了一下。

“妈妈……”
温莉不敢抱住他伤痕累累的身体。她握住那只左手贴近脸颊,默默地哭了。父母死后,她还有奶奶;然而她今天终于知道断肢不能再生,人死不可复活。
她的童年结束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