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爱是敲破冰封海洋的一把斧子(你眼中的冰雪长评)

@纳兰妙殊

标题偷取并篡改了卡夫卡的名言……

拖了太久了,几个月都过去了,希望女神原谅我。今天天气终于放晴,坐在窗户边看景色,总觉得有没做的事要做。

关于冰雪,有两个遗憾。

第一,初次读的时候太匆忙(高中生),没来得及仔细咀嚼。再读就如同已经知道新娘子很漂亮去观赏她,和没有揭盖头的期待感觉是不同的。

第二,看冰雪前没有看过更多别的盾冬文,从今以后再难找到如此贴合心意的了。没办法,在发现最合脚的一双前,不是总在不停试鞋吗。

废话说了一箩筐,我只是在向纳兰和冰雪告白。纳兰,我爱你,我爱你,谢谢你向我们分享你内心梦想与唱歌的世界。

人这一生,好像总是想追求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人期盼在这世界上找到独一无二的落脚点,得到独一无二的感情。(当然这是不大可能的)但冰雪让我窥见了如此的爱的一角。

我就算闭着眼睛也能看见,纳兰那颗如水晶般通透的心,如果不是全心全意地对爱投入和对爱感恩,怎么可能写得出这样的文章呢。

读冰雪是一场极其美好的冒险,我可以把自己放松地扔到纳兰文字的洪流之中。

它如此浩大而又温柔和蔼,我不需要船,一觉酣睡就能漂流到另一个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战争的阴影虽然不再,但总有很多危险发生。

英雄不停地寻找着自己上个世纪遗失的爱,而他的爱则茫然地寻找着自己。

最后爱帮他们找到了彼此,也敲开了他眼中冰封经年的海洋。

爱,爱,爱,无法掌控,无法言明,无法超越的存在。(古斯塔夫勒庞认为我们人类总是极其痴迷于这种不能形容的抽象的东西,比如民主,比如爱。他太有道理了。)

爱最终拯救了冬兵的心——不羁的从今有了束缚,破碎的从今得到修补。旅途仍然漫长,但从今有了旅伴。命运之海仍然浩瀚,但从今有了舟楫。

冬兵的形象,刻画得过于鲜明。线条锋利得可以穿破纸张。(我猜你对bucky有偏爱)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冬兵如此固执地把自己和鹿仔区别对待,这样反而通情达理,无视那七十年是说不过去的。这是一个何其惹人怜爱的冬兵,他告诉我们人就算是在最可怕和悲惨的罪恶渊薮里,也有权利和可能去得到珍重。

冰雪也让我思考,在这样的七十年里,命运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人不可选择命运,竟是命运选择人。还有,哪些罪行不可原谅,哪些伤痕不可抹消,哪些东西值得人冒险。

一想到冰雪,心里就是温暖的阵痛。尽管几个月过去了,依然清楚地记得情节。那把灵魂和心脏都挖出来的告白,那美好的令人在夜空下跪伏的初夜,那仿佛是带着镣铐的美丽的舞蹈,那个凿穿了七十年痛苦的圣诞夜。

还有那个小木屋,大约藏着人可以想象的最好的爱的形式了。如同荒岛,在这里你和那个最好的人耳鬓厮磨,全心全身地信任,灵和肉完美统一。

说到情节啊,还真是不怎么复杂的情节。换作你以外的人写出来,肯定不免落于流俗(比如身体交换利益)。不过是你,太适合驾驭这样的风格了。这个故事真该庆幸,它在所有的写手之中徘徊,最终选中了你,真好,它没有所托非人。你讲述的比它本身更多,你投入的是你对美好的爱的想象。

我第一个买了个文字向的本子(此前总觉得亏本),你也知道,同人不是那么容易就找到合心意的,得不停地扒扒扒,试试试……

哎,不说更多了,这可能都不算长评。

你这样的人喜欢上了什么CP,对那个圈子里的人来说都是大幸。

数年前偶然曾经翻过你的散文集,不过没有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不要因为这个讨厌我呀!)

今后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都会继续支持你。希望你一定要知道我有多爱你,很感激你送我这个故事。

评论

热度(39)

  1. 纳兰妙殊多绿坏 转载了此文字
    在故事写完大半年之后,还能收到这样情真意切的评论,真的非常非常感动T_T 谢谢你说爱我、爱那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