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极明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锤基】标题上映后再加不然就剧透了(小序)

【有剧透】
“先生,对不起,您的通行证。”
他裹着有风帽的红斗篷,像贝都因人的那种,穿着短皮靴,泥在靴头结成疙瘩块。简直是中世纪游侠的行头。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在腰包里翻了起来,递通行证的时候,不是用两只手指捏着,而是用拳头攥着拿出来,拳心向上,然后展开。
上到大厦的最顶层,他扭开把手,熟络地在门口的长毛毯上蹭掉了板结的泥巴。
“我刚才被你的人拦住了。”
“哦……噢,最近一次大战结束后,安保系统的识别功能还没修好,就先用点老方法。”
“你拜托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甚至还没动手。”
“这伙人本身不算什么,只是群乌合之众而已。但贸易集团是隐形的,如果不搞明白他们的利益网,实在不能让人放心。总之,谢谢你了。呶,这是酬劳。”
“怎么?怎么突然给起了酬劳。我还有钱可花的时候,一向不要酬劳。”
“你好好看看是什么。”
索尔低头一看,那不是银行卡,而是肯德基的代金券。他爽朗地大笑起来,又像过去那个总是快快活活的他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要补你那艘破船的时候,尽管说。”
“当然当然。”

索尔的目的地是斯卡雷特星,星如其名,它是一颗浑圆赤红的行星,大气稀薄,地质资源贫瘠,住民的皮肤非常粗糙。他是办点私事。其实也不算是私事,总体来讲就不算是事。
这些年他流浪过很多星星,它们大多数已经死去。环形山遍布地表,地质活动几乎停止。一颗一颗,都那么孤独,离最近的姊妹还有几十个光年。他一般会迅速离开这种地方,在更兴致盎然的青年时代,他也许会在自己的船舱里挂上一张宇宙地图,每走过一颗星星,就插上一面小彩旗。
他拎着一袋土豆,站在飞船的舱首,回想上个月所发生的事情。

他补充完燃料后走出不远,看见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抱膝蹲在一座红色矮丘的背后哭。他一走一过,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男孩说:“我的兄弟死了。”
索尔停下了脚步,坐在他身边问:“怎么死的?”
男孩说:“爸爸带回吃的,我没抢过他,给他吃了,撑死了。”
索尔知道是怎么回事,太久不吃东西,胃壁薄得像纸一样,急剧收缩,就会被坠破。所有撑死的人,本质上都是饿死的。
男孩把一只空了的铁盆向他推了过去,说:“看,凶手。我真想知道这是什么味道。”
索尔端起来闻了闻,说:“我觉得有点像土豆泥。”
男孩问:“那是什么?”
索尔想了想,不知道该说是蔬菜还是粮食,于是换了个说法:“一种地球上的食物。太阳系的一个星球。”
男孩又说了一遍,真想尝尝是什么味道。眼珠嵌在眶里,失神地凹陷下去。
索尔拍了拍他的头说:“我先走了。我的兄弟也死了。事情不问你的想法,它们只是发生。”
They just happen.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