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库丘林情书第四弹

一二三弹可以自己往前翻,或戳tag 我和我的狗

【1】

众多伏地痛哭的女子们听见马铃响动,她们抬起泪眼,看见了拉斯科的公主、伊弯马恰的王后、弗加尔的女儿、库丘林的妻子。
艾默儿款款走到创痕累累的库丘林前,俯下身去捧住他冰冷的尸身,她口不能言,泪不能流,身躯不能动。老巫妪们悄悄说:凡是这样的寡妇都活不长。
同样在与爱尔兰大联军作战中失去丈夫的女子们,七嘴八舌地开始安慰她。
有个女子说:“艾默儿不要太伤心,战士都有这样的宿命,你的丈夫在死者中最伟大,比众光荣。”
有个女子说:“艾默儿不要太伤心,爱尔兰联军杀死我的丈夫,又杀死我的长子与次子。我唯一的女儿死于痢疾,我的老年将再也无人赡养。”
又有个女子说:“艾默儿不要太伤心,你虽然无儿女,伊弯马恰的子女都是你的子女,你的老年将依旧尽享尊荣。”
但这些言语都不能打动艾默儿,她抱着死者,宛如自己也变成了死者。最终走上前来一个容貌姣好的妇人,领口别着淡红色的酢浆草。
原来这是尼娅姆——预言者、库丘林的臣子之妻、库丘林传闻中的红颜知己与情人。她预见了英雄的死亡,但却未能阻止。
尼娅姆说道:“艾默儿!看啊,这是那举世无双的库丘林!看他的双唇,还像我领口的酢浆草一般鲜嫩;看他的长发,在阳光下还闪耀如铜丝;看他那俊美的脸庞,宛如他还活着时的英姿——看啊,艾默儿,他好像睡着了一样!”
艾默儿终于动了,她紧紧抱住死者的肩膀,发出雌兽的尖锐悲鸣,泪如雨下。哭过之后,她站起身来,命人将英雄抬走,她将为他敛尸,为他的尸体装饰鲜花。在所有女子中,唯有妻子有权如此。

【2】

The Grail did not inject anything, meanwhile changed nothing, it just took something away from him, yet what remains there could hardly be Cú Chulainn.
(To 狂王 圣杯没有夺走任何东西,也没有改变什么,它只是从他那儿带走了一些东西,但剩下的却很难被称为库丘林了。被带走的那样东西称为生之欢乐。)

【3】

有一天在我又大侃特侃的时候,听者问我,库丘林的头发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我说,这很难说,但好巧不巧,书中还真提过!准确来讲,是渐变色。从上往下,颜色越来越深。顶部金黄色,中部红铜色,底部是棕褐色,交叉编成三股盘在后脑勺上,留一些松散地垂落在肩膀上……喂,你什么表情,真不是我胡扯……
诗人们啊,不过是想把所有美好的颜色都赋予他罢了。他的头顶是金色的日轮,他的脑后是阿尔斯特的牛群,肩膀上扛着阿尔斯特的土地。

【4】

上方爱尔兰的茫茫苍天,还有他头部四周的英雄晕光,逐渐暗淡下来。最后一缕生命之光从库赫林身上终于逝去,他深深地呼出了仅剩的一口气。

【5】

一段小科普:
在fgo中,库丘林的羁绊语音是:“我曾有四个女人,教我枪法的师父、我的公主、敌国的女王和死之女神,我对哪个都未能许下什么承诺,这次如果能稍微出息点就好了。”
如果理解成对藤丸立香说的,那可是块糖,哈。
不过这段话并不准确。“我的公主”指的大概是艾默儿,没什么问题;但“教我枪法的师父”是斯卡哈,“敌国的女王”指的是梅芙,“死之女神”指的是莫瑞甘人,这三个人都与库丘林没有男女关系。而事实上,梅芙与莫瑞甘都被库丘林明确拒绝过。
库丘林当然是是个好色之徒,好色在那个时代是一种男子汉的品质。但我们可以从他对几个女人的态度大致推测他的审美偏好,因为他的女人太多了,我们只举有限的几个例子。他主动追求的女人如艾默儿、奥依芙、布拉斯纳特,都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①美貌:废话
②高贵矜持:她们全都身家显赫,且没有任何人对库丘林投怀送抱过
③机智大胆:艾默儿要求库丘林建立功勋才能得到她的肉体,与他在草原上进行了一段猜谜般的对话循环,可见她的聪颖个性,艾默儿在库丘林准备杀子的时候挺身阻止,可见她的勇敢与大度,那毕竟是丈夫的私生子。
奥依芙是足以与斯卡哈匹敌的对手,库丘林也是用了狡诈计谋才征服她,这女子勇武无匹,独自抚养儿子十几年后,在明知道geis的情况下让他去找生父,用心非常险恶。
布拉斯纳特曾引库丘林入城堡,背叛了自己的主人,库丘林也为她杀友,都是大胆而不受拘束的性格。

而库丘林拒绝过的女人比如芬纳瓦尔、梅芙、莫瑞甘人,她们都有以下特点:
①美貌:没有美貌的女人,也不可能向他求爱
②身份不够清白:芬纳瓦尔是敌国公主,梅芙是敌国王后,莫瑞甘人扮作村妇。而且都被拒绝得很惨,库丘林不但拒绝还羞辱:他把芬纳瓦尔头发割断并绑在柱子上(当然也是因为她带了暗杀的人);他对梅芙冷嘲热讽(留着你的玉腿给别的男人享用吧);对莫瑞甘人的诅咒予以恶毒的回敬。
③太主动:芬纳瓦尔被许配被其他男人很多次;梅芙更是见一个男人上一个的;莫瑞甘人见库丘林第一句话就是要跟他睡觉。库丘林更喜欢自己去寻找心仪的女人。

总而言之,他对女性有一套自己的评审标准,不是绝对严格的,个别情人也不能完全代入。但是他与福格斯不同,对于他来说,女人永远在荣誉之后。而且他七岁那年就娶得全阿尔斯特最美的女人,他为了这个女人才走上英雄之路,艾默儿没有给他生下一男半女,但他从来没有换过妻子,艾默儿始终被他摆在最重要的位置。(艾默儿还能去阻止他杀子,纵览所有传说,库丘林的武断独裁是板上钉钉的,干预库丘林决策的人几乎都不得好死),剩下的都是尝尝鲜罢了。

原句大意如下:
艾默儿搂住他的脖子,说道:
“库丘林,别去!
那狂妄而出身高贵的孩子,
我们应听之任之。
倘若你知道他的名字,
你就知道他是康拉,奥依芙的独子。”
库丘林说:
“让开,
他的鲜血必将喷溅在大地。
夫人,无论他是谁,库丘林今天都要为荣誉杀了他。”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