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汪咕哒】养狗二三事之买东西

在室友盲点的几个梗里随机抽签,得到的是买东西、泡温泉和洗澡。

先从买东西写起吧。巨甜巨少女,绝对不是我的风格,但是说到和库丘林谈恋爱当然总是得心应手的!

 

【Lancer场合】

相交最深的英灵,被立香打心底眼里崇拜和爱戴着。因为被召唤出来的职介和年龄最接近巅峰时期,所以战斗与生活都很是自在随性。

既为他的命运唏嘘,又被他的豪侠折服,支支吾吾跟本人提起来的时候,得到的答复却是“啥,干嘛哭丧个脸,老子不是过了精彩快乐的一生吗?”

Lancer男子汉的气概令人赞叹,爱照顾人的性格一目了然。虽说如此,相处模式永远是“大哥和小弟”,也太令妙龄少女灰心丧气了!今天的立香,也在毫无意义的心理斗争中浪费着难得的独处时间呢。

“master,发什么呆呢?”刚刚不知跑到哪里去的Lancer回来了,把一只手上挂着的大购物袋“嘭”地撂在凳子上。立香的确是坐在路边小摊的大遮阳伞底下发呆,闻声渐渐把目光聚焦到Lancer——的右手上:“哇,冰淇淋!谢谢你,Lancer!”

话还没说完,就夺过来一口咬下去,冰得一缩鼻子,还是欢欢喜喜的。

Lancer看着她吃,说:“我们那里也有类似的这种东西,搅好的生奶油吊到井底下镇起来,即使夏天也能吃到凝固的,但是膻味比这个重。”又说,“不应该是一口口舔的吗,怎么咬下去?虽然有成长为好女人的潜质,还是个小女孩呢。”

立香抬起头来,不满地瞪视着他说:“你求婚那年才七岁,八岁就上战场,十七岁就打了大——仗啦!你应该最知道年龄不能作为行为标准去衡量一个人才对。”

Lancer哈哈大笑,毫无征兆地跨过桌子捏住了她的手。“真是牙尖嘴利——你看,什么时候碰你的时候不再脸红,再跟我讨论成为女人的事情吧。”

像是怕立香着恼似的,他又补充道:“猎狗在捕捉到猎物之前,是不会离开的。”

 

【Berserker场合】

带着Berserker出门,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情。不,其实和Berserker见面,本身就是需要勇气的事情。圣杯为回应痴心,竟把人本身变成悲愿的一种形式。熟悉的面容上,浮现着陌生的表情,可他头上依然时时升起英雄的光晕。抛却了追求美丽的姿态,库丘林作为制胜者的残酷令人不寒而栗。

不过今天的Berserker嘛,像所有盛夏里的大狗狗一样,都被晒得蔫蔫的了,他看起来似乎真的很想把兜帽摘下来呢,也不知道在坚持什么奇怪的原则。

“我走得有点累了,不如,库丘林,我们坐在这里歇一下吧?”立香用“完全可以商榷”的语气,对Berserker说道,果不其然,狂王一屁股坐在空调冷饮店里。

只见他眉头紧锁地凝视着点单处的菜谱。难道,莫不是,那是他想吃的意思?那就只买一份吧,万一他不吃,我就自己吃……

立香把买好的冷饮放在桌子上,特别想用梅芙那种浮夸的语气咏叹:“王啊,请享用吧。”不过她还是没那个胆子开Berserker的玩笑,只是“喏”地示意了一下。

狂王毫不客气地接过来,虽然浑身是刺连吃个冷饮也不太方便,不过她好像听到他很轻地、满足地叹了口气,王被取悦到了呢!立香眼睛里的小星星“叮”地亮了起来。他也不是只想着杀戮,热爱生活的本性尚有残存。

“解释一下,为什么只叫我库丘林?”狂王突然慢吞吞地问道。慢吞吞,其实是因为吃一口,说一字。

因为不想承认你和他们三个不同。对我来说你也是库丘林,最重要的、无可替代的库丘林。Berserker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另一个女人打在你身上的记号,我绝对不想称呼。

这种理由,怎么说得出口嘛!

不过Berserker也知道得差一不二,没有继续追问她。他好像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可是一直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只要看见这女人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就会对世界充满兴趣,兴致盎然到想要提出问题;又充满热情,热情到足以自己找出答案。

他掀掉了兜帽,头发漆黑到泛出幽微的紫色,赤霞的眼睛凝视着立香——救命呀,人命关天!

他说:“东西给我拎吧,你不是累了吗。”

 

【Caster】

其实和Lancer不管是性格还是样貌都没什么区别,但可能是第一个对自己的武器与装备不满的英灵。

他老是嘟囔着说:“为什么里面那层布总是闪光?枪就不能施法术吗?反正念咒的还不是我自己的嘴。”又时而叹息,“当年总是笑话那些臭老头,一把年纪还穿得轻飘飘的,现在遭报应了。还好圣杯没往我脑袋上扣橡木环……”

说到差别,还是有一点的。Caster面对即使不求助的人也会伸出援手,同样的事情Lancer的他绝不会去做,他也不大喜欢开别人玩笑,也许打心底里承认肩负着各种职责的德鲁伊角色吧!是沾沾自喜也说不定呢。

作为最早遇到的引导者,Caster在立香心里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要知道,他重新来到迦勒底后,立香可是高兴得眼眶都红了。

在出来买东西的时候,Caster总是走在立香前面,缩小的梣木法杖别在腰间,和Lancer一样,大包小包地替她拎着购物袋。两个人坐下来休息的时候,立香从购物袋里掏了半天,挖出一个精致的长盒子。

“这是送给Caster的礼物,包你喜欢。”她得意地说。

“哟?不管是什么,我先谢过小姑娘了。”Caster兴致盎然地接过去拆开,里面是一条闪闪发亮的银腰带。

“Caster不是一直很想要硬硬的、亮亮的盔甲吗?你看,最高等级的灵基披着肩甲与臂甲,加上金属腰带也很合适。没有德鲁伊就不许穿盔戴甲的规定吧?没有这种规定吧?”

“当然没有,相当好看哩!”Caster笑着看向她。那目光像一个吻。

 

【Prototype】

Prototype今天不上线,因为我太困了。

评论(1)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