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绿坏

天地庇佑苦命的爱人,怕发生的就永远不会发生。
我是小明。

《Zapatos Rojos》(红鞋子)伊梅尔达与埃克托

“他们最后分离了,正像是指甲剥离手指一般。”——《熙德之歌》

 

圣塞西莉亚的雨季来了,淋雨的箬棕痛快地大张鼻孔和手臂,在风中摇摇摆摆,像奎兹特克的绿色鹰羽冠。伊梅尔达早就把衣服收回来了,她躺在吊床上,一条腿垂下来晃荡,重重地出一口气:“我最讨厌雨季了。”

埃克托吹起一段快活的口哨小调,说:“对花儿来说是好事。”

他继续帮她在腰腹间涂抹可以消除妊娠纹的橄榄油,伊梅尔达闭着眼睛享受,一只手时轻时重地捏着他的耳垂。埃克托想,现在的气氛可是挺好的,于是鼓起勇气来说:“再过几个月,可可就能断奶了。你想不想……”

伊梅尔达睁开眼睛:“想怎么样?”

埃克托说:“继续我们的旅行。”

她的眼睛又闭上了,“不想。”

他就知道是这样!像狂风一样的伊梅尔达平息了旋涡,像洪水一样的伊梅尔达汇入了大海。因为埃尔克自己也不那么爱动了,不那么想离开了。风声浪花,夜空繁星,浩渺的太古天地第一次对他失去了吸引力。

 

他少年时心中就蠢蠢欲动,就像种子想要破土而出的瘙痒。燃烧一切的力量催逼着他。他想带着他的天赋离开,先走遍墨西哥,再走遍全世界。从库库尔坎光影蛇形的奇观到马德里的音乐广场,快乐地弹奏弗拉明戈吉他。

他的旅程才开始不久,就遇见了伊梅尔达。里韦拉世代生活在圣塞西莉亚小镇,家中历史可以上溯到村社的玉米地世代相传,同时供奉新神与旧神。和当地的百姓一样,里韦拉一家比起波菲里奥·迪亚兹的新政,更关心玉米的收成。伊梅尔达是个美丽的梅斯蒂索女孩,蜜糖色的皮肤光滑得像丝缎。当他在小镇街边弹奏吉他的时候,有人往帽子里扔钱,有人拍手叫好,只有伊梅尔达和着曲子打着节拍,全不似小动物般的容貌,她的声音沙哑性感。

 

他追求非传统的浪漫——琴盒里只有一把吉他,和一双从北方的大城市带来的马德里红色小牛皮鞋,现在找到主人了。他们交换了青年人的愤世嫉俗,对狭隘小镇的批判,交换一头热血的理想,交换了迭戈·德·圣佩德罗的小说,交换了音乐与诗歌。又交换了吻和身体,他在她身体里成了半个女人,她成了半个男人。她爱抚摸音乐家那伶仃的手指,在高潮的时候用沙哑的嗓音呼唤:“Huehuecóyotl……我的小狼啊……”

 

他们准备先唱遍墨西哥所有的酒吧夜场。南方小镇的伊梅尔达实现了少女时代的梦想:穿旧大陆贵妇的束腰裙。她还终于放肆地撩起裙子吹萨克斯——家里说过,乐器可以,但不要叉开双腿的乐器。有一回埃克托喝的龙舌兰酒度数太高,兴奋起来竟把另一个紫色高腰裙的女孩当成了伊梅尔达,舞跳到一半的时候,伊梅尔达掰断一块仙人掌砸到他脖子上。半夜回家,两个人点起松油灯,他先用镊子挑干净她手里的刺,她再用镊子挑干净他颈后的刺。

埃克托生就一副流浪者的模样,细长的颅骨,细长的手指,鞋子磨破的速度比别人快一倍。他爱笑爱闹爱快活,爱诗爱酒爱音乐,伊梅尔达像诗般凄迷,酒般辣喉,像音乐一样有摧撼心肝的魔力。伊梅尔达,风一样的伊梅尔达,水一样的伊梅尔达……

 

1905年,可可出生第四年,新生命和旧诗歌、人类的儿女、孤独和天的蔚蓝,所有的音符都在他梦里嘶吼:你夺走了本属于这个世界的音乐。你有神赐的天才,却把它藏起来。他和伊梅尔达大吵一架,又抱在一起互相安慰,他将头埋在她骄傲的胸脯前,眼泪打湿了衣襟。伊梅尔达知道埃克托非要走,埃克托也知道伊梅尔达非要留下。睡觉前他对她说:“我不是不回来的,明年亡灵节前,我一定回家。况且,不要怕,我想到不分别的办法了。”

伊梅尔达没有问,只是像喝了龙舌兰助眠酒一样陷入沉梦。她喃喃说:“明年不回来,就永远不要回来。”

伊梅尔达醒来时,枕边空无一人,被子高高地掀开,窗檐上放着一双红鞋。不告而别,果然不用分别。她倚在窗边,用那沙哑而性感的声音低低唱道:

“请带我走吧,带我走吧,哪里都好。

特斯科科的湖畔,韦拉克鲁斯的海岸,

西马德雷高山,东马德雷高山,南马德雷高山。

哪里都好,哪里都好,只要留在你的身边……”

 

可可听见她的歌声醒来了,快乐地笑着,她叫道:“妈妈……妈妈啊!”

注释

①熙德之歌:西班牙史诗。

补一个奎兹特克:羽蛇神。绿色鹰羽冠象征渴望爱情。(懒得改序号)

②光影蛇形:库库尔坎金字塔春分时会出现游动的蛇影。

③波菲里奥·迪亚兹:当时的墨西哥考迪罗。

④梅斯蒂索:西班牙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为梅斯蒂索,梅斯蒂索和西班牙人的混血为卡斯蒂索。

⑤迭戈·德·圣佩德罗:中世纪西班牙小说家。

⑥huehuecóyotl:阿兹特克的音乐舞蹈神和恶作剧之神,是埃克托的原型。意思为“老狼”。

⑦圣塞西莉亚的原型是墨西哥南部的瓦哈卡的小镇,旧风俗比较多。

⑧里韦拉制鞋业始于1912年,我们假设伊梅尔达等了埃克托三年,他走的时候可可已经有三四岁光景了,那么大概埃克托是1905年去世,他们两个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相恋的。

评论(7)

热度(127)